网站首页 / 考古奇闻 / 正文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时间:2020-09-26 14:49:56 浏览:121次

  城子村遗址位于临沧市耿马县勐撒镇城子村,西北距勐撒镇政府所在地约3 公里,海拔1400米。城子村东邻翁达村,南邻班必村,西邻芒茂村,北邻丙令村。为配合临沧至清水河高速公路建设,2019年11至2020年4月(受疫情影响而延迟),我所联合临沧市文物管理所及耿马县、祥云县文物管理所等单位对该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考古队根据前期调勘结果及实地踏查情况,为遗址的发掘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计划。首先在遗址西南部建立一个发掘区的永久基点,将遗址分为四个象限,以10米×10米的探方规格布方,并进行探方编号,实际发掘面积为7000平方米。发掘在严格执行国家《田野考古工作规程》的同时,积极应用数字技术、开展多学科合作。使用三维影像建模技术获取发掘所有探方、遗迹、重要遗物的高精度三维模型,用以数字制图及后期展示;使用无人机低空航拍获取遗址航片和高清录像资料;使用数字化管理系统,完成遗址的数字化存档工作。

  地层堆积简单,第①层为现在耕土层,第②层为近现代文化层,第③层为明清时期文化层。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张

城子村鸟瞰图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2张

遗址发掘部分区域正摄影像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3张

城址区发掘清理完成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4张

城墙石砌基础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5张

城墙剖面

  发掘共清理灰坑62个、柱洞192个、房址8座、沟80条、墓葬161个。灰坑多为椭圆形和圆形,有袋形坑,如43号灰坑,位于城址内,开口于②层下,为形制规整的袋状坑,平面呈椭圆形,口径0.65-0.72米,圜底,底径1.22-1.28米,深0.83米。灰坑内填土为灰褐色粉沙土,较致密,夹杂少量炭屑,出土少量瓷片。墓葬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如9号墓葬,墓长1.18、宽0.8、深0.34米,随葬品6件,放置于墓坑底部一侧。天球瓶1件,柳叶瓶1件,红陶葫芦瓶1件(口部残),瓷碗1件(残),植物编织物1件(残),铅饰品1件(残)。偏洞墓3座,为77、79、95号墓葬,如77号墓葬,东部深0.4米,西部墓口向下0.15米时向西延伸,确认为竖穴土坑偏洞室墓,墓底有二层台,洞室在西部,高0.53、进深0.6、宽0.6米,出土葫芦瓶(残)1件,瓷碗(残)1件,瓷片二片,无骨骼保存。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6张

9号墓葬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7张

77号墓葬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8张

79号墓葬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9张

43号灰坑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0张

出土陶瓶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1张

出土瓷罐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2张

出土瓷碗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3张

出土瓷片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4张

出土砖

云南耿马城子村遗址发掘收获  第15张

出土瓦当

  城址发掘区位于东城墙和南城墙转角处,发掘区内东城墙长13.8。宽8.35米;南城墙长52.3米,宽约6.2米;城墙现存最高约1.5米。城墙叠压于②层下,起建于③层层面。经发掘解剖确认,修筑城墙之前首先平整地面,将部分低洼区域垫土夯平之后再用石块砌筑墙基,墙基通长65.5、宽1-1.5米,墙基在城墙东南角和南墙中部分别向外突出,可能与角楼和马面有关,墙基筑好后再堆土夯筑墙体。夯土以黄褐、灰褐亮色为主,土质紧密,夯层厚10-20厘米不等。城墙下叠压有灰沟、灰坑、墓葬等遗迹。东城墙外为断崖,城墙顶部与断崖底部最大高差接近5米,断崖陡直,可能经人为加工。南城墙外为城壕,地表可见,长约52.8、宽2.7-4.1、深0.9-1.5米,沟内堆积仅一层,为灰褐色粉沙土,较疏松,夹杂零星炭屑和较多植物根系,出土少量瓦片、陶片和瓷片。

  发掘共出土编号小件器物369件。陶器125件,其中有瓶85、罐25、釜10、碗3、瓦当2、烟袋1、陶鼓风管1件;瓷器163件,其中瓷碗83、瓶34、罐35、壶2、盘1、烟袋8件;金器2件;竹编器5件,保存状况均不佳;铜器50件,多为铜钱;银制品8件;石器6件;铅制品2件;玛瑙1件;铁器7件。另外在城址部分还出土瓦片18300余片,砖块1200余块。砖、瓦均为青灰色,火候良好。

  清理的城墙年代为清晚期,城墙夯土内出土有光绪通宝,其下叠压有明代竖穴土坑墓、沟、灰坑等遗迹。这道城墙南部约60米处还有一道城墙,此墙年代应该更早一些,约为明代,墙外也有壕沟。墓葬年代为明清至近代,大部分墓葬年代为明代。偏洞墓为云南这一时期墓葬的首次发现,较为重要;随葬品中的葫芦形陶瓶也独具地方特色;近代墓葬中随葬印度卢比,说明这一时期这一区域同缅甸、印度存在经济上的交流,也证明了临沧地区同缅甸间有交往的通道。

  通过科学规范和扎实的田野工作,数字化技术应用,发掘工作获取较多的各类信息。通过对遗址的发掘,可以得到有关明清时期临沧地区城市建筑、墓地选址、葬俗等方面的新材料,发现的遗迹、遗物对研究城市布局、建筑结构、建造方法及建造年代等增添新的实物资料,为了解临沧地区明清时期人类生产生活状况、社会结构、对外交流等提供了信息。

猜你喜欢:

评论:

欢迎评论或表达您的观点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图文
随机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