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事件 / 正文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真相,因在台湾死不瞑目故借尸还魂

时间:2020-09-26 13:57:15 浏览:121次

借尸还魂指的是已经死亡的人借助他人的尸体得以复活,相信大家听说借尸还魂的这个词大多数都是从影视剧里了解到的,最常见的就是在聊斋和一些恐怖影片里面会经常出现,但你知道吗?在现实生活中还真实发生过借尸还魂的事情,其中最轰动的就是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了,据说当年在台湾这件事几乎是闹得人尽皆知,就连蒋介石知道后都毛骨悚然,事情发生之后,曾有高人说,朱秀华之所以能在台湾借尸还魂,这与台湾独特的地理条件和风水不无关系,大家在网上搜一下台湾的地图就知道了,那里四面环水,北回归线穿过它的南部,按照他们行内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地势属阴,所以常常会有奇异的事情发生,那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整个过程又是怎样的呢?下面就跟随奇趣网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始末

这件事发生在1949年的台湾,事件中的主角朱秀华当年在台湾金门被海盗杀死,据说是因为她死不瞑目,于是便借助一名台湾村女性林罔腰重投人间,当时,林罔腰的先生吴秋得突然发现他的太太,也就是林罔腰不省人事,他就立即把林罔腰送医院,结果送到医院时已经为时过晚,更可疑的是医院也无法判断出其死因,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无法判断死因的死亡事件太多,所以大家都并没有太在意。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真相,因在台湾死不瞑目故借尸还魂  第1张

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在林罔腰出殡的那天,她的尸体竟在众人眼前突然起来,并对众人说:“我叫朱秀华,来自金门,我已借助林罔腰的身体复活。”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林罔腰的复活震惊了,大家以为她可能是精神失常,却没有想到这名妇人她没有发疯,也没有说谎,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随后,这件离奇的借尸还魂事件也立即传遍了中外,各界新闻媒体向当地县政府社会局来查证,发现朱秀华口中所说的父母亲的确真有其人,接下来的发展更令人目瞪口呆,林罔腰醒来之后的说话语气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竟然还带有浓浓的金门腔调,原本不识字的她不但会写,而且字写的非常的工整漂亮。

据一位朱秀华家的邻居回忆,他小时候有一位邻居是朱清先生,在警察局工作,印象中这位朱先生在警察局里是一位厨师,他太太个子很矮,叫做日春。当有人叫林罔腰姨、婶的时候,她就会不高兴,称自己本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皮肤白皙,十八岁而已。种种难以解释的现象不得不让人相信所谓的借尸还魂是否真的存在。

于此同时,全国的很多灵异学家都来拜会过朱秀华女士,她一时间成为了轰动全球的人物,但是这样的不断采访对吴秋夫妇的生活造成了诸多的不便,所以吴秋为了避开媒体就带着朱秀华去了台湾的郊区生活。现在事隔已经五六十年了,虽然不知朱秀华女士还是否健在,但这件借尸还魂的事件确是发生过。

朱秀华接受采访说出借尸还魂的过程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真相,因在台湾死不瞑目故借尸还魂  第2张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林罔腰就一口咬定自己是金门人,姓朱,叫朱秀华。并跟林罔腰家人称自己是坐船过来的。当时亲朋好友都以为她精神失常了,没想到经过查证所谓的朱秀华是真有其人。

朱秀华向媒体描述她当年为了躲避炮弹,坐上渔船开始了逃亡生涯,没想到中途被炮弹打中,抓着损毁的船身一路漂流到台湾云林县的台西乡外海的海丰岛(今外伞顶洲),这时有几位当地人发现这艘船靠在沙滩上,船上的人几乎已死亡,只剩朱秀华仍奄奄一息,但数位渔民眼见她身上带有黄金首饰,于是起贪念,朱秀华希望渔民搭救,愿以身相许,终身为奴婢,谁知当抢完财物后,这些渔民深怕后患,遂不顾朱秀华的死活,合力将渔船推离岸边,有一位名唤“林清岛”的渔民打算搭救,劝阻众人,众人羞辱打骂林清岛一番,林清岛只好放弃救人。

后来这段过程经过查证确有其事,同时我们还得到另外一个消息,这些渔民门并没有命去享用这一笔不义之财,他全家的人都一个个死去,现在只剩了一个得了神经病的孩子。记者也曾将那个孩子带来给朱秀华看,谁知孩子还未进门,朱秀华就哭着大骂:“你们一家人还嫌害我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来让我伤心!”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人告诉过朱秀华,但朱秀华却能够准确的说出那个疯子是渔民的后人。

朱秀华溺毙,灵魂飘到台西乡,遇见当地的五条港安西府所供奉的张尊王、李邺侯、莫将军等三位王爷神,朱向王爷们哭诉,王爷们大怒,命朱秀华居住于海丰岛三年,等待报仇,朱秀华心地善良,并未报仇,只每日暗助林清岛捕鱼。当时有一群无主孤魂,颇为朱秀华被害打抱不平,竟然主动找到当时劫财杀人的渔民们并加以附身,该等渔民在海边徘徊,逢人就自白“我当年劫财伤人”,说完便跳海自杀。林清岛深知这事情经过,立刻为了朱秀华修建小庙奉祀,并请法师连作功德七日,超渡朱秀华。

三年后,朱秀华的灵魂来到五条港安西府,地藏王菩萨降临,认为其阳寿未尽,可以设法再返人间。于是三位王爷神便与当地的玄天上帝沟通一番,认为当时的麦寮地区需要信仰来加强善良民风,而且朱秀华日后可在该地兴建台湾民间信仰的庙宇。之后因麦寮乡的建材行老板吴秋得的太太林罔腰,其寿命已到期限,不久将离开人世,所以可借她的肉身来还魂。

借尸还魂后的朱秀华,也就是现在的林罔腰,还依稀记得自己出事时候的地点和情形,她称自己就是在一块大石头那被卡住的,然后窒息而死。金门的有些亲戚也曾经来找过这位所谓的朱秀华,但是一般来了之后坐一下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来过,从来没去过金门却知道自己还有兄妹,另外林罔腰还说出了医学上所谓的濒死经验,她称死的时候看到有光。

后来记者又追问:“借尸还魂后你有何感想?”她又说:“一切很自然的,但因借人旧屋(按指借林罔腰的尸,因为朱秀华是少女),稍有不自然感,而对家人及邻居很感陌生,幸得吴先生对我很好,亦得安乐过日。” 吴秋得说:“罔腰是文盲不识字,还魂之后,她能整理帐项,以前她身体衰弱,只是在厨房烧饭外,其它工作一点都不能干,还魂之后,一切形态具有异变,所操口音变成金门腔,身体比较以前健全,厨房方面的工作她就做不成,完全在店里帮忙,身体正常。

这段“借尸还魂”的故事使人认为是怪诞奇闻,但记者访问经过是,采取几点,证实“借尸还魂”是真的。

1、林罔腰系四十外岁的徐娘,“还魂”之后其行动如十七、八岁的少女娇姿。

2、林罔腰麦寮人,麦寮说话是鹿港腔,但自“还魂”之后是金门腔。

3、林罔腰从前文盲不识字。自“还魂”之后,能写、能算,又讲得一口流利的国语。

4、林罔腰以前是荤食,自“还魂”之后,不但不食荤臊,连碰都不敢碰。

5、林罔腰以前只是会烧饭,其余都不会。“还魂”之后会做粗重的工作,却不会做饭,完全在店里帮忙。

6、吴秋得先生乃非神棍之辈,不可能借机此取利,反之,为要招待访客而费了不少的烟茶费。在此科学昌明的今日,还要来谈“借尸还魂”的故事,一般人都不相信。但一切贵在求实证,若有人不相信者,可亲到麦寮查证其事。

朱秀华借尸还魂真实纪录片视频

台湾《今日佛教》杂志记录借尸还魂完整事件

《今日佛教》杂志社记者李玉小姐曾到台湾麦寮地区专程采访过此一事件的主人公及当事者,她将亲眼目睹的事实完整、客观地记录了下来并整理成文,因而所撰文章有极强的真实感与可信度。这里,我将她的文章内容概括归纳后向读者朋友们作一简略宣说:

今年(1961)二月间,星云法师应邀到虎尾讲经,煮云法师也一同前往。有一天,两位法师再加我们几个居士一起到虎尾紫云寺参拜。在那里,我们听说麦寮地方有位女人的身体被另一位来自金门的妇女控制着,金门女人的心识在进入麦寮女人的躯体后便一直掌控着她的所言所思所行。听到这一消息后,我们立即决定前往麦寮专访这一事件的主人公。

这位神秘女人的家就在麦寮中山路上,门牌九十五号的这间庭院就是她——吴林罔腰女士与其丈夫吴秋得的住地。到她家时,吴太太刚好下田去了,开着一家建材行的丈夫在得知了我们的来意后,满脸的为难之色顿时显露出来。经过再三询问,他才无可奈何地讲述了一些相关情况:

“一九五九年时,因为经营建材生意,我参加了台西乡海丰岛的建筑工程。那段时间我很少回家,基本上都住在海丰。但每次回家时,我太太都犯病,我一回海丰她的病就会好些。等到海丰的工作结束、我彻底搬回家住时,她的病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其实她也没有别的什么致命毛病,就是精神不正常,闹到最厉害的时候,我们几个想合力压住她都按捺不住。本来是想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的,但她自己不愿意去,还大声嚷嚷着: ‘不要抓我到精神病院去,我没有神经病,我是金门人,叫朱秀华,我借用了别人的身体,我自己的心现在就依靠这个身体活动……’我太太本来叫林罔腰,但她居然说叫什么朱秀华,还三番五次地这样说,并且连说话的口音也完全变了过来。我怎能相信自己太太的身体已经被另一个人的灵魂占据?!我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事发生,而它偏偏就发生在我家!无论怎么想我都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说到这里,吴先生不愿再往下叙说了,于是就借着给客人倒茶的机会结束了与我们的交谈。而他的外甥此时则接上了话茬:“面对舅妈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事实,我们全都束手无策,只能暂时性地给她治治病。刚开始时,大家都觉得非常不方便也不自在,每当舅舅喊她‘阿罔’时,她都会说:‘我叫秀华,不叫阿罔。’而当她(吴林罔腰)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她却愣愣地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呀?’当然,我们的邻居她就更不认识了。以前舅妈只会烧烧饭,其余的事情一点也不会做。可是现在的她和以往大不相同,煮饭倒是不会了,别的诸如下田等粗重活却全都娴熟掌握。另外,过去的舅妈鱼呀肉呀的统统都吃,如今别说吃了,连碰都不愿碰一下,这两年多来,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饭。不仅如此,她的口音也全部变成了金门腔。还有一件事也挺奇怪的,舅舅住在海丰的那一阵子,当地人经常看到有个女人跟在他后面。”

说到这里,陪我们前来的许先生告诉我们说那个女人已经回来了,但她不肯进来,只是躲在屋外暗自啜泣。我想我们的来访可能深深刺伤了她的心,她并不愿意再回首往事,把那些只属于朱秀华的记忆和盘托出给我们。经过再三劝解后,她才答应好好跟我们谈一谈自己的经历,因她终于明白我们并无一丝一毫的恶意。不过那天她只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我们一点点有关朱秀华的信息:

“我家住在金门的新街,父亲叫朱清海,母亲叫蔡叶。十八岁那年,因为金门有炮战,所以我就跟着别人坐渔船逃难。后来,因船在海上漂流太久,大家又都没有粮食,于是一个个都相继饿死了,最后我也昏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渔船顺水漂到台西乡附近,我被一个渔夫搭救了。谁知他只是抢走了我的全部钱财,然后就又把我推到海里……”

说到这里,她就掩面跑回屋去,虽说我们还想多知道一点,但见她如此悲伤,便也不忍心再追问下去。因为时间已经不早,大家还要赶回虎尾,于是众人便起身向主人告辞。临走时,我答应如果有机会还会再来麦寮,并送给她一串念珠。

在送我们去车站的途中,许先生告诉我们说:“朱秀华本来是可以活命的,当她被渔夫救起的时候,曾哀求那人说:‘只要能救我的命,做您的太太、儿媳妇,或者婢女都可以,而且船上的金子都可以送给您……’可是那个渔夫太没有良心了,竟然抢走了金子,然后又把人推下了海。但他究竟不能安安稳稳地享用这些不义之财,后来听说没过多久,这家人就一个接一个地死去,现在只剩下一个得精神病的孩子,而且疯得很厉害。唉!佛教说的因果报应实在是一点也没错。”

说到这里,他向我们扫视了一下,接着便又说道:“说起来也真是怪,当朱秀华刚刚复元后,有人把这消息传到台西乡,台西乡的人知道了这回事后,各个都感到很惊奇。有些人知道多年前疯子的家人曾害过一个女孩,于是便特意把疯子带来看看朱女士。想不到他才到门口,朱女士就不允许他进来,而且还哭着说:‘你们家里人害我还不够吗?你还要来引我伤心!’以前,阿罔从未到过台西,而这疯子来的时候也并没有提前通知,但朱秀华就知道这些,这不是很奇怪吗?”……

今年七月间,熊炬明居士来虎尾教莲友们唱佛赞,一次闲谈中煮云法师又提起朱秀华借吴林罔腰之身躯以还魂的事,熊居士听罢立即要求前往麦寮深入调查此事,而我也因为前次曾答应过要送给朱女士一串念珠,故亦当即决定陪同熊居士共访麦寮。

熊居士曾在金门呆过一段时间,因此对金门的一切都非常熟悉。路上他告诉了我许多关于金门的掌故,诸如金门的建筑物、农副特产以及风土人物等,这些都是和朱秀华见面时的谈资。

我们去的那天天气很坏,一路上都在下着蒙蒙细雨,还好,车到麦寮时,雨终于停了。也就是因为刚才那场雨,朱秀华才没有下田。我把带来的念珠送给了她,然后就开始闲聊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我就先从她信佛的问题谈起。朱秀华对此回答说:

“我自小就信佛,而且一直茹素,现在不管工作有多忙,早晚的拜佛一天也没落下。我知道,佛说的话一点也不会错,一个人只能做好事,决不能做坏事,否则一定没有好报。”

我趁机问她:“您说您小时候就信佛,那么当时金门有没有佛堂?”

她思索了一下后回答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家里一直供奉着观音佛祖,平常我都是在家里礼拜,全家老少也全都拜佛。”

看到她愿意与我们叙谈,我便小心翼翼地转换了话题:“您现在还记得金门的事吗?”

她叹息了一声说道:“唉!记是记得,但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谈它做什么呢?”“如果现在有人要帮您找您的父母,您愿意吗?”我接着问道。“当然,我会很高兴,可有谁愿帮我找呢?而且即便找到他们,他们恐怕也不会认得我了。”她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然后又接着说:“我现在的身体已不是当初离开金门时的肉身了。”说到这里,她双唇紧抿,眼圈开始发红,但她尽力克制着不让眼泪在客人面前掉落下来。我指了指坐在一旁的熊居士说:“这位先生在金门住了很久,而且他也信佛。他知道很多金门的事情,同时还有一大帮朋友现住金门。如果您愿意,他可以帮忙打听打听。”听到我的这番话,她的眼圈又红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低头不语。我试探性地又说了一句:“如果找到了父母,您就可以回金门与他们团聚了,要是回去的话,您还能认出他们来吗?”“当然能!如果可以回去,我倒想让您陪着好好转转,您敢去吗?”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亮堂了起来,直盯盯地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没问题,我本来就想到金门走走,要是能陪着您,那就更好了。”说到这里,我便请她谈一谈自己当初离开金门的具体经过,此时,朱女士的记忆象是被激活了,她开始痛痛快快地讲述起自己的那段经历:

“事情发生的具体年月我已记不清了,反正那年我刚十八岁。当时因为有谣传说驻扎在金门的军队要撤退,所以很多老百姓都纷纷乘船逃难,我也带了东西跟着别人一起上船。可能是太匆忙、太慌乱的缘故,我附搭在别人的船上仓皇逃离,并没有跟爸爸他们在一起,当时根本就没想到这一次分手竟会是永远的诀别。我们逃难那天,大陆的炮轰得很厉害,狂风四起,巨浪排天,我勉勉强强上了船。驶至大海深处以后,大家都不知道该往何方前行,因平常这些渔民都只在近海捕鱼。迷失了方向后,轮船只能顺水漂流,许多天之后,很多人因受不了饥饿一个个都相继饿死。我倒没饿死,但也痛苦不堪。就这样漂呀漂,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我们这艘船还是在近海附近盲无目的地打转。后来总算有渔船靠过来了,有人发现了我后,就把他们的船靠近,并把我从昏迷状态中弄醒,然后我才知道这里是台湾的台西乡。接着我便把自己漂流的原因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但不曾想,后来……”

说到这里,朱秀华的眼眶上已挂上了两颗晶莹的泪珠,但她很迅速地就把泪花抹去了。我再次打断她的话问道:“听说他们夺走了你的钱,又把你推到远海中去,所以这家人后来全都死光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患神经病的孩子,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

结果这次还没容我把话说完,她就抢过话头分辩说:“想不到你也听到过这种说法,其实这完全是误会。船上的那些黄金并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很多逃难的人都带了金子随身。他们夺去了黄金,全家人因此而死光光的确是事实,不过这并非是我造成的。我虽然觉得他们没有良心,但我是信佛之人,不愿也不会与人结仇,那应该是与我同船的人打抱不平的结果。”

我又问她:“那么在没来吴先生家以前,您一直住在哪里?”

提到这个问题,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回答说:“我一直住在台西乡的海丰岛,那里满都是绿色的树木、绿色的海,美极了!我在那里住了不少年。”

熊居士按照朱秀华的说法进行推测,推算出她大概是于一九五四年逃难的,因那次曾有许多人看见军队在运送火药箱到海滨,所以他们就稀里糊涂地在大陆的炮轰中冒险逃出金门。我把熊居士告诉我的情况向朱秀华描述了一番,她回应说:“我就是在那种情况下逃出来的。”接着,我又问了许多金门的风俗民情,想不到她讲出来的居然和熊居士所说的情况完全吻合。

不知不觉地,时间就在我们的谈话中悄悄溜走,我想该是我们告辞的时候了。临分别时,我请她和我合影一帧以为留念,她好像有些为难,后来还是吴先生与吴太太所生的儿子吴胜彦先生说动了她,她才点头同意。从她家出来后,吴胜彦先生特意送了我们一程。路上我又问他了一些有关朱女士的情况,他补充说明道:“我妈妈从小就生长在麦寮,从未去过金门或台西。她生病后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实在有些难以相信。虽说身体仍是妈妈的,但她却坚持说她不是阿罔,亲戚朋友们来探望,她一个都不认识,甚至连外婆和姨妈也认不出来。大家都对这件事深感吃惊,我心里自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真不知该怎么称呼她才好。”

说到这里他不觉停了下来,我趁势追问他:“那你现在到底怎么叫她呢?”“当然是叫妈了,我还是拿她当自己的妈妈看待。”“那你相信灵魂迁移这回事吗?”我继续追问。吴胜彦先生不胜感慨地回答说:“以前是一点也不相信,但我妈妈从来没去过海丰岛,可她现在居然能把海丰岛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这让我对灵魂迁移之类的事情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还有,一九五九年时我曾参加过在菲律宾举办的一个夏令营,与我在同一小队的有个来自金门的营友,他说话的腔调与我大不相同。等我回来后,正赶上妈妈生病,后来她的病好了,但讲话的口音却变得与那个金门人一模一样。而且她还能说出很多有关金门的故事,所以我现在越来越相信她是金门人这一事实。”

采访进行到这里就算圆满结束了,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并呈现给诸位,目的绝不是想让大家都以猎奇的心态从中觅得所谓的好奇感、新鲜感。我非常想用这个事例告诉天下众人:或许是朱秀华本来命不该绝,又或许是她的死实在太过惨烈,上天都不忍让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子在最好的年华殒命在深海之中,所以才给了她复活的机会,让她有了第二段人生。无论如何,朱秀华借尸还魂的事情也告诉了我们,无论世上有没有鬼神的存在,但人不可多行不义,否则因果轮回之后作恶多端的人必有报应。

猜你喜欢:

评论:

欢迎评论或表达您的观点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图文
随机推荐
标签列表